汤姆逊镜头下的三水早期风景

佛山日报2017-08-13 09:11

[摘要]19世纪中后期三水是什么样子?1870年,英国摄影师约翰·汤姆逊在三水按下快门,留下了三水最早的影像。

英国摄影师约翰·汤姆逊(1837~1921年),出生于苏格兰爱丁堡。1862年开始亚洲之行,先在新加坡建立摄影室,并到马来亚、锡兰(今斯里兰卡)、印度、暹罗(今泰国)、老挝、柬埔寨、越南等地拍摄照片。1868年来到香港,在皇后大道开设摄影室,拍摄人像和出售香港风景照片。1870~1872年,约翰·汤姆逊漫游了中国多个省份,总行程5000多英里。他的中国内地之行的首站是广东北江,游历的地方是当时的三水、清远和英德3县。北江之旅结束后回到香港,立即出版了《北江风光》摄影集。他的这些照片,成为今日佛山市三水区和清远市珍贵的最早影像资料。

19世纪中后期三水是什么样子?1870年,英国摄影师约翰·汤姆逊在三水按下快门,留下了三水最早的影像。那一年,他开始了为期两年的中国游历,广东北江流域是他的第一个行程,而三水是他北江之行的途经点。

11

汤姆逊拍摄的三水黄塘村庄。

11

三水思贤滘西口对面的横石岭(属于高要市)英国摄影师约翰·汤姆逊所摄,最初刊登于1873年伦敦出版的《中国和中国人影像》。

11

1870年的黄塘。上图为照片,下图为画册。

11

汤姆逊

珠江流域常见的商船

一张黑白照片,长方形,拍摄的是一条河,河岸巨石凸起,两名男性看着河中行走的船只,放大看时,还有一堆绳子,或许是船缆;河面上三条船舶,一大两小,大的船只应该是运输货物的帆船,远处是层层叠叠的山峦。

这是网络上的一张旧照片,为英国摄影师约翰·汤姆逊所拍摄,最初刊登在1873年伦敦出版的《中国和中国人影像》中。约翰·汤姆逊何许人也?约翰·汤姆逊(John Thomson,1837~1921),维多利亚女王的御用摄影师,他周游世界,第一个拍摄了吴哥窟。在中国,他曾给清朝恭亲王奕忻、李鸿章和两广总督瑞麟拍过肖像。更重要的是,1870~1872年间,他历经两年,在中国大地上拍下照片,其中就有三水的痕迹。北江之行是汤姆逊中国游历的首站,他们先乘船前往广州,沿珠江而上,经佛山至三水,从三水进入北江,过清远最后到达英德,然后原路返回广州。

有网友指出,这是三水思贤滘河面。2001年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的《镜头前的旧中国——约翰·汤姆森游记》还专门记载了汤姆逊(森)在三水的一段见闻。“在三水我进入了北江,两岸如画的景色看起来真像是苏格兰盆地,被一片片成熟的大麦所覆盖。”

但该照片是否真的是在三水拍摄,仍然存疑。在《中国与中国人影像》一书中,该照片收录其中,但标题写着“广州的帆船”,不知汤姆逊所指的广州是否包括三水,在内文中再也没有提到具体的地理坐标,只是指出“扬帆待航的这条船是广东一带沿海商船的常见样式,它可能是往来于中国南方各港口间的船队中的一只。”网友们认为这张图是在三水拍摄,并与思贤滘一带的风景十分相似。但不管是否摄于三水,我们可以从图中得知当时行驶在三水江面上的商船,大抵就是如此模样了。

汤姆逊介绍,这些商船看起来笨重又不便操作,不过在风向适宜的时候它能航行得很好。“船身拥有双层舱壁,接缝处用麻絮和大马胶仔细地封闭。”船身用三层粗重的硬木桁加固,从船首一直延伸至船尾。船舱分隔成几个水密舱,这样当一部分船舱受损进水的时候,船身仍然拥有足够的浮力以坚持到靠岸。

北江沿岸照片成三水最早影像

除了上面所讲的那张照片,三水文史专家、民间收藏家麦国培发现了一本出版于19世纪70年代的法文原版旅行杂志,刊载了黄塘的榕树照片。另外,他还收藏了多张汤姆逊照片的翻印本,其中一张为村子的入口处,显示拍摄地点也为黄塘。麦国培经过考证认为,这不仅是最早的三水影像记录之一,也可能是最早刊登在外国杂志上的佛山形象。

而三水文史专家植伟森表示,目前三水有关档案资料收藏到的最早的三水老照片为美国地质学家张伯林摄于20世纪初。汤姆逊的照片拍摄于1870年,比之早很多。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退休老师邓辉麟对珠三角一带的老照片颇有研究,他说:“有了这个新发现,再加上之前的考察,可以确定约翰·汤姆逊所拍的三水北江沿岸的照片为三水最早的影像。”

“在离芦苞镇不远的一个村子停下,我登上右岸,想去拍几张照片。但是我的注意力一下子被一群叽叽喳喳、戏水打闹的妇女吸引了过去。”汤姆逊在他的游记里写道。从村子的位置来看,其描述与黄塘很类似,汤姆逊逆江而上,黄塘正位于北江右岸,距离芦苞镇也不远。

邓辉麟提供了1870年汤姆逊在香港出版的英文版旅行影集,其中收录了标号为“294”的榕树照片,并用中文标注了照片拍摄地点“黄塘”。

“294”照片画面显示,一棵榕树盘根错节,树下有一条小径及一个水塘,塘边种着竹子。记者手持老照片咨询了黄塘墟村口的阿婆,她们都说标号“294”的照片就是村西边的老榕树。顺着阿婆指引,记者找到该榕树,发现池塘、小径以及竹子已不见踪迹,但榕树的轮廓与照片中的极其相似。细致观察可发现,实物榕树枝干延展方向与老照片完全契合。榕树铭牌显示,至今树龄已超过210年。

拍照被误认为要开炮

后来,麦国培找到了汤姆逊拍摄的照片。“然而,杂志上刊登的榕树照片与原照有一些出入。”麦国培说,原照中一棵榕树枝杈错节,树下边有一条小径,一个水塘,塘边种着竹子。小径之上摆着两个陶罐。而法文杂志刊载的照片却是两个村妇抬罐而行。其他地方,两者基本一致。

为什么两者会有不同呢?麦国培推断,当时汤姆逊顺北江来到三水,走到黄塘见到两个村妇抬着罐子在小路上走,拿出相机准备拍摄,很少见到外国人的村妇见到黄发碧眼的洋人受到惊吓,丢掉罐子就跑,汤姆逊只能拍到路上空空的罐子。

麦国培继续推测说,当时还没有将照片印在报刊杂志上的技术,杂志上刊登的照片都是参照原照绘制而成。当汤姆逊在法国杂志上发表他的中国之行照片时,对三水村妇受惊吓前的场景进行了还原。

而汤姆逊在游记中的记述,证明了麦国培的推断。“当我把照相机对准她们背后的村庄时,她们立刻警觉起来,惊慌逃散,四处传播报告,说洋人又来了,还要向村子里开炮。不一会儿,村子里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位老人,他是这村的族长。我们向他解释了我们此行没有任何敌意,仅仅是想拍几张此地风景。他热情地把我们迎到家中,为我们摆上茶点。”汤姆逊写道,“这只是很多例子中的一个,我在中国所到之处,都感受到中国人的真诚和好客。”

汤姆逊拍照为何会被村民误认为是向村子开炮呢?资深摄影师丁铨解释道,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湿胶棉摄影法才发明十多年,它有着无与伦比的成像效果,但拍摄前需在玻璃板上涂布火胶棉乳液,再架设移动暗房就地冲洗,经过显影、定影后,将图像固定在玻璃板上。“这是化学上最严格的方法,当时他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完成一张照片的拍摄,再花半个小时的时间让影像固定下来。”丁铨说,这让他不得不随身携带大量笨重的设备,汤姆逊为此雇佣了几名脚夫搬运,于是从未见过照相机的人,很自然地认为是要架设大炮进行攻击。

汤姆逊在中国经常会遇到类似的麻烦,他常常被当成一个危险的风水先生,他的相机则是一件邪恶而神秘的工具,能“刺穿本地人的灵魂,并用某种妖术制作出谜一般的图画,于此同时被拍摄者身体里的元气会失去很大一部分,他的寿命将因此大为折损。”文/佛山日报记者宾水林图/佛山日报记者宾水林翻拍

11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