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域经济转型升级的南海探索

佛山日报2017-11-14 08:04

[摘要]一到凌晨12点,位于南海盐步的环球水产交易市场便货如轮转。满载货物的卡车相继抵达,工作人员麻利地将一箱箱水产品搬运下车、打包处理。

一到凌晨12点,位于南海盐步的环球水产交易市场便货如轮转。满载货物的卡车相继抵达,工作人员麻利地将一箱箱水产品搬运下车、打包处理。很快,载有淡水鱼、贝类等产品的车队从市场驶出,加速赶往佛山五区、深圳、东莞、肇庆等地……

曾几何时,以环球水产为代表的专业市场,一度撑起了南海经济的半壁江山。仅以大沥镇为例,十里广佛路集聚了38个大大小小的专业市场,每年带来超过6000亿元的交易额。专业市场的繁荣,刺激南海形成以民营企业为主体、主导产业突出的专业镇,缔造了“一镇一品”的发展格局。

镇域经济转型升级的南海探索

凤池装饰材料市场内一家新开张的铝材商店。

镇域经济转型升级的南海探索

西樵纺织产业工人在车间作业。

镇域经济转型升级的南海探索

市民在环球水产品市场购买海鲜。

镇域经济转型升级的南海探索

凤池全铝家居交易中心路演。

专业市场和专业镇并非南海的特殊产物,而是整个佛山的普遍特征。改革开放以来,佛山大道、普澜路聚集的上千家不锈钢贸易商家,形成了闻名全国的不锈钢市场“黄金三角”;囤聚在325国道乐从段的十里家具长街,则是世界知名的家具产品集散地。这些专业市场,缔造了佛山早期的经济辉煌。

然而,随着经济社会转型的脚步加快,专业市场发展无序、同质化竞争严重等声音越来越响,与之共生共荣的专业镇经济也陷入了发展乏力的窘境。

以专业市场扎堆的大沥镇为代表,南海各镇街很快作出探索。今年1月,大沥启动建设全球采购中心;8月,大沥镇全球战略发布会暨重点项目路演在广州举行。打造凤池全铝家居交易中心,编制中国首个内衣指数,推动专业市场上线阿里巴巴南海产业带……这些举动折射出了产业转型升级的一种新路径:推动资源跨界整合,引导专业市场向高端商贸业发展,为专业镇转型创造良好的生态圈。

南海的实践,能否为全市镇域经济转型发展、再振雄风带来启迪?

专业市场的崛起之路

“专业市场崛起最主要的原因是地缘优势,大沥的区位决定了它当时适合这样的经济模式。”大沥镇经济促进局局长邝剑恒把大沥专业市场密集的原因归结为“路通财通”。

上世纪80年代,广佛之间还没有高速公路,广佛公路是往来两座城市的必经之地。来自四川、广西、重庆甚至南海的汽车通过广佛公路前往广州,都必须路过大沥这个“西大门”。当时,行经此处的市民和司机都喜欢在这里采购商品,一来二去,广佛公路两旁自发产生了一些从事烟草和副食品买卖的个体户。

约在1986年,时任大沥供销社主任的黎绍英注意到国家对烟草市场经营的政策出现变化,便积极创立并发展起当地首个烟草专业市场,开启了大沥专业市场发展的序幕。“由于物资紧缺并且销售渠道有限,我们的生意非常好。”黎绍英回忆,为了扩大生意,他们后来还把广云路的一些旧仓库改成店面,用于经营副食品、药材收购等。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广佛路更加繁忙,塞车现象时有出现,这为道路两旁的商铺带来了旺盛的人气,各种商贸活动日益兴盛。与此同时,广州兴起建城潮,地铁工程、旧城区改造等因素使得当地的专业市场向外迁移,邻近广州的大沥成为不少开发商的心水宝地。

“这里位于广佛的咽喉,利于商品的流通集散。”大沥镇专业市场行业协会会长、南海小商品城董事长叶伟清回忆,他就是趁着这波热潮从广州跑到南海,陆续投资开发了平地电器城、沥北(旧)电器城、广佛塑料城、南国小商品城等专业市场。

在黎绍英、叶伟清等人的带动下,越来越多人看到广佛路的商机。时至今日,广佛路上已经形成38个专业市场,经营范围涵盖五金工具、纺织、建筑材料、家具、夹板、海鲜等,其中广铁三眼桥粮货市场被称为华南地区最大的粮食中转枢纽,南国小商品城则是华南地区最大的日用百货批发市场。

依靠交通和地缘优势发展起来的专业市场,带来了大量人流、物流和资本。“大沥最高峰时聚集了500多家铝型材企业,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从事烟草、摩托车等生意的商家赚到第一桶金后开设的。”邝剑恒认为,是专业市场的繁荣为当地的工业发展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积累。

而产业的集聚发展也让专业市场更上一层楼。以凤池装饰材料市场为例,由于当地坐落着坚美铝材、凤铝铝业两家知名的龙头铝企,附近逐渐聚集起了一批产销铝门窗、五金等配套产品的商户,后来演变成凤池装饰材料市场。伴随着龙头铝企的发展壮大,该市场的规模也不断扩大。

实际上,专业市场和专业镇这种共生共荣的关系在南海其他镇街也得到了印证。南海区纺织协会会长莫柏源介绍,改革开放后,传统生产要素集聚驱动西樵形成了初级的产业集聚效应,西樵纺织市场应运而生。1997年,西樵镇重新规划并建成了广东西樵轻纺城,此后该轻纺城吸引了众多纺织企业和高端生产要素向专业市场及周边集聚,缔造了强大的纺织产业集群,“西樵纺织”因此名声大噪。

平洲玉器工艺市场、鞋类批发市场,也与平洲鞋业、平洲玉器等专业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根据南海区经促局提供的数据,南海目前共有70个专业市场,商户超过8500家,南海专业镇的产品大都能在其中找到身影。

专业镇提供的是工业方面的力量,而专业市场解决了销售渠道的问题,制造业和商贸业两条腿走路,支撑起了南海镇域经济的发展。

得益于专业市场和专业镇之间的良性互动,南海逐渐形成“一镇一品”的发展格局。金沙五金、盐步内衣、平洲鞋业、里水袜业、官窑玩具、平洲玉器、罗村灯饰……一串耳熟能详的名字,勾勒出一张光芒四射的南海经济版图。

时至今日,专业镇仍是南海重要的产业支柱。大沥铝型材仅去年一年的出口量就达到22万吨,占全国出口量的18.6%;而盐步作为全国知名的内衣产业集群,产品远销3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产值接近40亿元。

传统模式的转型挑战

南海专业市场的集聚效应日渐增强,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客商越来越多。尝到甜头的开发商们,纷纷选择扩大市场规模。

据大沥镇凤池社区党委委员、凤池经联社社长曹忠华回忆,从2003年至2015年间,凤池装饰材料市场一共经历了三次扩张,市场规模扩大至500亩,商户也由一开始的30多个增加到1300多个。与此同时,广佛五金城四期、黄岐凯民茶博城二期等也相继建成开业。

专业市场数量增加和规模扩大,一些隐藏的弊端也逐渐浮出水面。

一方面,同类型专业市场加速崛起,同质化竞争日渐严重。莫柏源表示,从2005年开始,随着市内的平地布匹市场、均安国际牛仔城,市外周边的增城新塘牛仔城以及广州、东莞等地布料市场兴起,西樵轻纺城不再独领风骚,客源逐步分散到上述市场。

另一方面,专业市场档次低、产品质量不佳等问题也日益明显。冀安筛网董事长陈英村在凤池装饰材料市场经商已近20年,据他描述,在市场发展早期,产品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生意最好的时候,夫妻俩每天都要接待三四十个客户,甚至有客商从乌鲁木齐慕名而来。“当时只要你做出来就有人肯买,许多商家往往求量不求质,所以早期的产品材质都比较差。”

而随着同类商户和产品增多,陈英村明显感觉到“赚钱越来越辛苦了”。“其实整个市场没有萎缩,但是市场竞争加剧,客户对产品的要求提高,利润也随之下滑。”他认识到,如果再继续产销低端产品,他们将丧失市场竞争力。

常年跟专业市场打交道的叶伟清也有着类似的感受。“专业市场多了以后,很多弊端暴露出来,一些市场有假冒伪劣产品,一些市场由于管理和监督不到位发生了恶性事件。”叶伟清表示,种种因素使得开发商和商户推动专业市场转型升级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2012年,大沥镇推出专业市场改造提升实施方案,首次系统性地对专业市场进行整治提升。“当时主要是从建筑形态和市场管理进行改造提升,而不是从产业的角度。”大沥镇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在这一轮改造中发现,建筑形态是适应经营方式而存在的,如果产品品质不提升、“三现”交易的方式不改变,专业市场始终缺乏改造提升的动力。

专业市场的发展困境,代表了传统经济发展模式向现代经济转型的阵痛。

实际上,专业市场转型升级受困的同时,南海的专业镇经济也出现了后继乏力的现象,不少产品技术含量低的企业被挤到了淘汰出局的风口浪尖。

最典型的例子来自官窑的玩具业。上世纪90年代,官窑玩具加工产业集聚了400多家玩具企业,成为远近闻名的“玩具王国”。2004年以前,南海玩具行业产品出口额占全省的85%。依靠这一支柱产业,地理位置相对偏僻的官窑吸引了大量人流和资源,成为与桂城、大沥等镇街比肩的地区,书写了以产造城的广东省城镇化样本。2005年以后,行业竞争加剧,市场产能过剩,官窑玩具业开始走下坡路。

西樵纺织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莫柏源表示,随着安全生产、环保标准、质量监督、人工开销等各方面的成本上升,纺织企业的利润空间不断受到挤压。与此同时,消费需求逐渐走向“求新、求美、求时髦”,西樵纺织作为传统服装面料产区销路受到影响,江浙一带的丝麻产品后来居上,而虎门等服装纺织产业集聚地带来的竞争压力也越来越大。

空间和资源受限同样给专业镇的发展念起了紧箍咒。数年前,大沥曾遭遇一场发展寒霜:十几家铝型材先后外迁,其中不乏亚洲铝业、凤铝等行业龙头,这导致当地政府每年减少的税收达数十亿元。

其背后的现实是,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大沥的土地开发强度已经超过80%,可供产业发展的空间极少,企业增资扩产受到限制。

广东省社科院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在一份调研报告中,将此现象称为“大沥挑战”。他认为,如果铝型材优质产能大量外移、高污染低利润企业滞留当地,将使得大沥出现产业退化现象。

南海的镇域经济,亟待爆发一场由表及里的转型升级战役。

镇域经济的升级路径

近年来,南海各个专业镇都在因地制宜地探索转型发展的路径。

照明灯饰专业镇罗村选择的是“就地升级”的模式,即利用原有电光源产业基础和专业市场优势,助攻发展LED产业,建设广东新光源产业基地。经过近8年的建设和运营,该基地已经建成了8.9万平方米产业载体,目前已有超过170家LED上下游企业、机构进驻,其中不乏国星半导体等龙头企业、联动科技等高成长企业和华智新材料、宁宇科技等种子企业,基本形成了龙头带动、高成长性企业支撑、种子企业集中孵化的产业生态集群。

西樵则试图构建技术创新平台,走自主品牌道路。通过技术创新服务、工业设计服务、质量检测认证服务、企业融资服务、人才培训服务等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西樵以自主品牌为主建立适合长远发展的生产经营模式,还引导企业“走出去”,提升西樵面料在中高档面料市场中的份额。得益于这些措施,西樵纺织在企业数量减少的情况下,年产量不降反升。

2007年,大沥镇政府推动成立了广东首个镇级专业市场行业协会,对大沥专业市场进行科学分析,推动企业进行良性竞争。2012年,大沥镇推出专业市场改造提升方案,当年5月启动低端专业市场改造项目,拟建设高度180米的南海新地标“和华环球贸易广场”,打造华南地区最大型的产品展贸中心之一……

经过多年探索,大沥最终锁定了全球化的发展路径。

今年1月,大沥镇启动建设全球采购中心,计划打通国内国外两个市场,融入全球价值链。8月,大沥镇全球战略发布会暨重点项目路演在广州举行,现场不仅发布扶持产业发展的“黄金十条”,还推动中国·大沥商贸指数上线。10月,在第二届铝门窗建筑装饰秋季博览会上,凤池装饰材料市场携手阿里巴巴南海产业带面向全球同步直播,随后该市场的平台接入南海产业带,获得其提供的流量、销售渠道等服务。“预计到2018年,大沥有5个专业市场接入我们的平台。”阿里巴巴南海产业带负责人汤志海说。

“现在已经不是以前单打独斗的时代了,政府必须要创造宽松的环境,所以我们的核心是推动互联网、专业市场、金融、展贸等资源跨界整合,形成良好的生态圈。”大沥镇相关负责人说。

各个专业镇在转型升级上的探索,实际上是为南海镇域经济的转型发展探路。

南海区国土城建和水务局(规划)副局长黎杰群认为,正如当年的香港和内地之间一样,佛山南海与粤西、贵黔这些后发地区存在窗口与纽带的关系,南海要向这些地区输出自己的资源和产品,从而获得影响力,赢得发展的更大纵深,同时,南海要在新西江的经济领域中取得优势,就要对原有的产业进行整合和更新。

丁力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广东真正意义上的产业集群是专业镇,而广东多数产业集而不聚,不是真正的产业集群,是产业混搭、混居。这也造成广东的区域品牌发挥的价值远远不够,比如大沥的有色金属,品牌已经出来了,但由于配套不足,没有转化为企业的竞争优势。

他提出,产业集群要转化为竞争优势,首先要以大量的产业集群来凸显区域品牌,通过区域品牌建设专业市场,专业市场丰富了才能推动企业共同发展和良性互动。“有了产业集聚和专业市场才有区域创新体系,区域创新体系必须要有一个区域的专业市场来做支撑,市场是化解企业创新横线的最好舞台。所谓的专业市场并不是全部指向全通的大卖场,有实体和虚拟的结合。”

在此背景下,南海各个镇街相继启动的专业市场转型升级,引领商贸业向高端发展,或将为佛山市乃至广东省的镇域经济转型带来启发。

专家视点

镇域经济应更重视品牌建设

从专业镇到特色镇,南海镇域经济的发展曾走过一段辉煌的历史,也曾遭遇发展后劲乏力的尴尬。从南海镇域经济变革的历史中我们能总结出哪些可借鉴的方法,又有哪些尚待改善的地方?佛山日报记者日前专访了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经济学教授毛艳华。

提起南海专业镇的发展思路,毛艳华首先认为这是一定发展阶段的必然产物。在资本积累阶段,佛山特别是南海大沥等专业镇,通过专业化道路提升了当地自主产业的竞争力和创新能力,但这一发展模式仍然处于较为初级的水平。现在更加强调由资源向以创新为主导的方向突破,要建设的不仅是能创造经济利益的产业,更是一个整体“宜居、宜业、绿色”的发展环境,因此在产业发展之余要强调创新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领域的齐头并进。

毛艳华指出,现阶段南海镇域经济所做的有益探索为佛山这座制造业城市发展探明了方向。包括大沥总部经济、西樵构建技术创新平台、狮山构筑汽车制造产业链等在内的许多成长模式都立足于升级传统产业,注重创新,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从而推动城市整体价值的提升。从低端走向高端这种发展路径也符合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特别是通过对民营经济的整合提升,能够促进企业国际化、开放化,参与国际竞争,这对于本土企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镇域经济发展下一步的走向,毛艳华认为打响镇域经济的品牌建设是一项关键的任务。现在佛山有数十个专业镇,但真正形成品牌的仍然是一些传统大企业,打造区域品牌的好处在于提升佛山为数众多的中小企业知名度,比如说北滘家电等以集体抱团的形式参与市场竞争,如果能够作为一个地区品牌,由行业协会来主导,也会成为镇域经济发展的一种良好探索。

(佛山日报记者刘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