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curr/total page

双城,有多少故事不为人知?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如若狄更斯的《双城记》写于今天,或许故事里便不会再是充满革命色彩的纽约与巴黎,而是当下,无数人用工作、生活、出行、教育、金钱等勾勒出的另一本时代巨著。谁不曾经历双城?

  不管你是否察觉。那远去的故乡,求学的城市,看过风景的土地与散于四海的朋友……总再用一些方式牵系着你与另一座城市的关系……【阅读原文

白天给一座城市,夜晚交给另一座城市,你也一样吗?

  几年前,李立还很讨厌叫佛山的朋友一起聚会,他们总是能塞在半路上,不是塞在佛山,就是塞上高速,好不容易到了广州还要接受整晚晚高峰的洗礼,玩的正嗨时又要着急着退场回家。冇瘾,他常常抱怨住在佛山的朋友。

  在广佛同城战略提出的前几年,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不过是政府提出的又一个“口号”,听到麻木时也就落幕了。李立或许是最先感受到广佛同城效应的一批人,伴随着广佛地铁的开通,他与佛山朋友的交往越来越多,1小时前或许还在广州喝茶,1小时后便约好了佛山朋友一起吃饭,这种聚会的效率往往比堵在广州城里无处可去高多了……【阅读原文

3小时过去了,她吃过晚饭煲完剧,他还堵在城里

  2010年11月3日下午2点,历时3年4个月的建设,广佛线首通段(西朗-魁奇路)正式通车,17万人在这个下午涌入广佛线,体验着来自双城的加速度。近7年过去,广佛线相继开放了22座车站(全线建成后为25座),佛山15座,广州7座,建设全长达到全长32.16公里,每一天平均都在输送着27万人次来往广佛。

从广州回到佛山,他卖掉了兰博基尼,开上了货车

  2016年底,胡润《80后财富继承榜单》发布,碧桂园集团创始人杨国强之女、年仅33岁的杨惠妍以485亿元身家问鼎该榜单第二名,成为佛山“创二代”的代表人物。与杨惠妍类似,在佛山这个中国极受瞩目的民营企业大本营中,随着白手起家的第一代民企大佬迈入知天命之年,越来越多生于上世纪80-90年代、在光环下成长的“创二代”正逐步接过父辈的事业,以全新思维缔造属于他们的创富规则。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